首页 男生 游戏竞技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

第一百六十八章:大夏威武侯,谁在扰我清修【新书求一切】

白云古城。百度搜索文学网,更多好免费阅读。

黑压压的铁骑出现。

让整个白云古城所有修士感到莫名心慌。

这些铁骑,与众不同,他们骑乘的坐骑,不是什么马匹,而是一种极其强大的古兽。

如同狮子一般,但却有三条尾巴,这是三尾血狮,是一种罕见的妖兽,凶悍无比,一旦成年可与金丹修士一战。

这种凶兽,平日里也难得一见,但这数万铁骑,却清一色全部都是这种凶兽。

为首的男子,更是可怕,骑乘的不是血狮,而是一头类麒麟的妖兽。

脚踏火焰,浑身布满紫鳞,足足有三丈高,眼睛如一盏灯那般大,光是看一眼,便让人瑟瑟发抖。

但更可怕的不是这个,而是他们身后树的战旗。

【大夏】

【威武】

两杆战旗,一条绣着龙纹,一条绣着黑蟒。

这代表着大夏王朝,威武王侯的旗帜。

大夏王朝威武侯。

这是天一样大的存在啊,他们怎可能不惊愕?

白云古城,在青州境内也只能算是一般般的古城,而青州在晋国属于一般般的存在。

晋国在十国当中属于吊车尾的存在。

大夏王朝则是统御十国的存在,大夏王朝威武侯,这就是顶天的大人物。

一念之间,便可灭了白云古城。

一时之间,白云古城城主慌慌张张地跑来,他好歹也是金丹初期的修士,但面对骑乘类麒麟的存在,却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慌。

他身为金丹修士,稍稍知道这是什么妖兽。

紫玉麒麟,不是真正的麒麟,但拥有麒麟的部分血统,堪称半神兽。

都不需要成年,这头紫玉麒麟便可随意镇杀金丹修士。

而能骑乘这头紫玉麒麟的人,那该有多恐怖?

他咽了口唾沫,稍稍抬起头,看了一眼紫玉麒麟上的男子。

那是一个青年,三十岁刚出头的样子,模样极其英武,眉宇之间散发出一种无上威严,这种人手握大权,一举一动都有一种号令天下的感觉。

“参加上位。”

白云古城城主跪在地上,显得诚惶诚恐,哪怕是面对晋国特使,他也不会下跪。

但大夏王朝威武侯,这就太离谱了。

“青云道宗在何处?”

紫玉麒麟上,一道淡然无比的声音响起。

随着声音响起,白云古城城主有点懵了。

青云道宗?

是那个宗门?

他皱着眉头,正在思索,很快他想到了。

只是还不等他开口,紫玉麒麟上的男子忽然开口了。

“知道了。”

淡然无比的声音响起,随后紫玉麒麟前行,带着大军离开白云古城。

待他们走后,白云古城内的修士们,还久久无法回神。

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种架势,皇朝的威严,一瞬间烙印在他们心中,这辈子都无法抹去。

而同一时间。

青云道宗。

敲敲打打的声音,在青云道宗内不断响起,太华道人的声音也没有中断过。

突然重建青云道宗,也不是太华道人心血来潮,之前也有过这个想法,只是后来想着省点省点,可如今叶平都加入了晋国学府。

还带了两个朋友回来,不管是不是晋国学府的弟子,叶平身为天才,结交的朋友,也自然是天才,虽然大旭和夏青墨是例外。

但不管如何,以后叶平肯定也会带不少朋友来到宗门。

要是宗门破破烂烂的,那岂不是丢人现眼?

所以简单的翻新一下,再建几栋新的住处,也免得以后客人来了,都没地方住了。

而前崖上。

叶平,大旭,夏青墨,许洛尘,陈灵柔等人静静地看着工匠们翻新。

用叶平的意思就是,也没必要翻新宗门,朴素一点最符合大道。

但许洛尘和陈灵柔他们就很兴奋,毕竟这回不仅仅翻新宗门,还顺带建新房,他们自然激动,所以亲自把关,就怕这群工匠偷工减料。

山崖上,大旭有些好奇。

搭房子这种事情,还需要请这么多工匠吗?不是挥一挥手就能搭建完的吗?

不过虽然搞不懂,但大旭没有多想,毕竟绝世高人的思维常人无法理解。

“大妹子,看你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,怎么了?”

也就在这时,大旭发现一旁的夏青墨有些闷闷不乐,忍不住好奇问道。

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,众人彼此之间的关系都比较和睦。

大家性子都很随和,除了平日练功以外,要么就是畅谈天南地北,要么就是下下棋,亦或者几位师兄带着大家一起去青云山脉转悠一圈。

这段时间内,夏青墨的确很开心。

这种开心是在皇宫内体验不到的开心。

至少这种无忧无虑,不需要勾心斗角,也不需要看人脸色,更不需要像一只金丝雀一般,被囚禁在笼中。

只是,夏青墨很清楚,这种日子不会很长。

自己失踪了这么长时间,大夏王朝不可能不作为,并且大夏王朝有自己的命灯,知道自己安全,甚至派出天机强者,一瞬间就能算出自己在什么位置。

实际上夏青墨有时候更希望自己死了更好一些。

她无惧黑暗,但就怕遇到光明。

在青云道宗短短几天,她的心情的确开阔了不少,其实她很向往这种生活。百度搜索文学网,更多好免费阅读。

几个师兄师姐,不需要太奢侈,有吃有喝就行,每日过的充足一点,这种生活她很向往。

但她知道的是,自己不配拥有这样的生活。

皇朝的公主,能有几个自由自在?

最可惜的是,自己修为资质也不行,若是自己修为资质可以的话,或许的确可以逆天改命。

但不行就是不行。

所以她在思绪,也在珍惜每一分每一秒。

可就在这时,随着大旭的询问,让夏青墨不由从思考中回过神来。

“没。”

夏青墨淡然一笑,给予了回应。

听到这个回答,大旭其实也是聪明人,他是元婴境的鬼王,活了那么多年,说是老狐狸也差不多。

一眼便看穿夏青墨在想什么。

再者也知道夏青墨的身份,所以十分清楚。

“其实大妹子,世人都羡慕你这种身份,但我也清楚,人世间有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。”

“与其反抗,其实倒不如换个思维,顺从天意,好好享受,也不会过的太累,当然了,其实如果你想摆脱这个命运,我有个主意。”

大旭开口,劝导着夏青墨,同时给她出了个主意。

“什么主意?”

夏青墨满是好奇道。

“大妹子,你听我说啊,你身为公主,以后的命运,要么就是外嫁,要么就是内嫁,内嫁还好点,随便找个王侯之子,最起码还在大夏,而且还能出皇宫。”

“要是外嫁的话,可就惨了,自古以来,外嫁公主不如妾,遇到一个真心喜欢你的男人还好说一点,但五大王朝的皇子,那个不是追求成仙?欢快的时候,肯定把你当仙女,欢快完了就翻脸不认人。”

“所以,外嫁内嫁,你不如嫁给上仙,我不是别的意思啊,你看看上仙,年纪轻轻,就能凝聚出气血真龙,未来前途无限。”

“再者,上仙长得又好看,说话又好听,最重要的是,人又好,你嫁给他,简直是一举双得。”

大旭压低声音,撮合叶平与夏青墨。

只是这话一说,夏青墨绝美的面容,不由一红,看了一眼大旭道:“你在胡说什么?”

“胡说?我可没胡说,你反正是要嫁人,便宜别人,倒不如便宜上仙,大妹子,听哥一句话,男人这东西,不一定要找身份高的,其实有时候找到一个对你好的,胜过一切。”

此时此刻的大旭,就如同人生情感大师一般,为夏青墨指点迷津。

然而夏青墨没有搭理大旭,觉得这个话题有点偏了。

“你别不信我说的话啊,那我问你,你对上仙是什么感觉?”

大旭继续问道。

此话一说,夏青墨不由沉思了。

对于叶平,夏青墨最开始是感激之心,毕竟叶平出手相救,随后叶平的所作所为,也的确很不错,无论是为人还是做事行风。

对上,谦虚有礼。

对下,相待平等。

没有任何一点蛮横,再者相貌也是极佳,包括气质也不差,可说感情这种东西,夏青墨没想过,也不会去想这种东西。

“大妹子,其实我教你一个办法,你要是觉得上仙行,今天晚上我冒着紧箍咒的风险,帮你灌醉上仙,回过头你跟他生米煮成熟饭。”

“我很了解你们大夏王朝的作风,皇室的人,他们只看重利益结果,根本不在乎过程,上仙乃是天之骄子,虽然你父皇肯定很生气,可为了大局,最终也只是骂两句。”

“一旦嫁给上仙,那你就自由了,你觉得如何?”

大旭问道。

“莫在这里胡言乱语。”

听到生米煮成熟饭,夏青墨当下开口,觉得大旭越说越离谱了。

而大旭也不生气,反而朝着不远处的叶平喊了一声。

“上仙。”

声音响起。

叶平从修行中睁开眼睛,神色充满好奇。

“上仙,我问你,你觉得青墨妹子长得怎么样?”

大旭很直接,开门见山问道。

这话一说,夏青墨脸更红了,她压根就没那个意思,可大旭强行撮合让人有些尴尬啊。

只是虽然脸红,但夏青墨却没有制止,似乎也想听听叶平对自己的评价。

“人间绝色。”

叶平感到有些古怪,不知道大旭问这个作甚,但也没有犹豫,直接回答道。

“那给你做媳妇,你要不?”

大旭下句话更直接了。

这话一说,许洛尘等人也纷纷回过神来了。

“什么?青墨师妹要嫁给小师弟?”

“小师弟也娶妻了?”

“好事啊,赶紧联姻,早点生个侄子出来,添点喜。”

许洛尘等人纷纷开口,他们纯粹就是瞎胡闹。

“大旭,你莫要乱说。”

夏青墨站起身来,连忙制止大旭的话。

而不远处。

叶平扫了一眼夏青墨,倒也没有多想。

“彩礼太贵了,不要。”

叶平很认真地回答。

他对女色这种东西不是很喜欢,毕竟修士与天争,不可能将时间浪费在男欢女爱上。

但找个道侣也不是不可以,当然叶平最在乎的是彩礼,夏青墨乃是大夏王朝的公主,你得给多少彩礼才能娶回家?

太贵了,叶平果断拒绝。

此话一说,众人不由一愣。

谁也没有想到,叶平会因为彩礼而拒绝,这个回答莫名让人有些尴尬。

“娶个妻而已,至于吗?能要多少彩礼?又不是娶个公主回家,这点彩礼宗门出不起?”

许洛尘平静道,不过很快,他不由看向夏青墨道。

“青墨师妹,你是江赣境人吗?”

他有些好奇。

“不是。”

夏青墨下意识回答,当下许洛尘不由松了口气,不是江赣境内的人就好。

“既然不是江赣人士,小师弟你怕什么?”

“是啊,我们青云道宗还没有人联姻呢,小师弟,要不你做第一个?”

“行了,行了,我们别闹了,没看见人家青墨师妹脸都红了吗?”

众人开着玩笑,但也有人觉得不妥,让大家别继续开这个玩笑。

可,就在这时。

轰!

轰!

轰!

一阵阵恐怖的声音忽然响起。

刹那间,大旭脸色顿时一变,他站起身来,注视着远方。

“大夏王朝。”

一瞬间,大旭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。

而众人也不由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。

但他们看不到任何景象。

只有叶平和大旭看到发生什么了。

青云山脉。

数万铁骑整齐而来,他们的步伐不算很快,但胯下的坐骑很是非凡,一个个脚踩虚空,这轰隆隆的声音,就是虚空震颤的声音。

夏青墨也没有看到什么,但一时之间,她却明白发生了什么。

“又地震了?”

正在负责监工的太华道人,再听到这道声音后,不由满脸惊容。

而施工的工匠们,也一个个懵了。

很快,一幕让他们毕生难忘的画面出现。

天穹当中。

一道道身影出现,将整个青云道宗四周全部包围。

数万铁骑,散发出滔天的肃杀之气,他们穿着淡金纹青铜甲胄,手握长枪,戴着青铜头盔,看不清容貌,只有一双双没有任何感情的眼睛。

铁骑压城,将天都压暗了几分。

狂风吹起,绣着【大夏】、【威武】二字的战旗猎猎作响。

他们没有说话,可就是因为没有说话,却无形当中,给人一种无法言说的压力。

太华道人,许洛尘,王卓禹,陈灵柔,薛篆,林北,甚至就连大旭都露出了畏惧之心。

尤其是大旭,他一眼便知道这是什么。

大夏王朝,威武侯部队。

大夏的侯爷,亲自来了。

大旭咽了口唾沫,他看向紫玉麒麟上的男子,他知道,那个男子是大夏威武侯。

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的威武侯。

大夏王朝,帝至高无上,麾下有十九侯,其中有十七侯乃是世袭侯位,威武侯便是其中之一。

对方是世袭的威武侯,但别小看世袭,大夏权贵没有一个废物,能继承侯位的存在,没有一个是废物,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大旭完全没有想到,为了迎接夏青墨回去,大夏王朝居然会派出一尊王侯亲自护驾。

说实话,一开始大旭还以为夏青墨在大夏王朝不得宠,可看这样子,最得宠也莫过于此吧?

太华道人等人则是咽了口唾沫。

他们从未见过这般架势。

尤其是那紫玉麒麟上的男子,更是有说不出的威严与霸气。

那是王侯,手握大夏部分兵符的存在,统御一方世界的无上权贵,不需要出手,也不需要说话,光站在那里,都能给予他人一种恐怖的压力。

安静。

安静。

绝对的安静。

除了呼啸的风声,天地之间,便没有任何一点声音了。

狂风呼啸,天色昏暗,整个天地都仿佛被这支无敌铁骑压住了一般。

也就在这时。

紫玉麒麟上,不可一世的威武侯缓缓开口了。

“奉陛下之令,威武侯伯冢,前来迎接十公主。”

声音很冷漠。

没有那种高高在上,但却没有丝毫尊重。

他是威武侯,其地位仅次于皇帝之下。

即便是大夏的太子,见到他也要喊伯冢兄。

所以面对一个不得宠的十公主。

他,自然不会有任何尊重。

因为这天地之间,他只需要尊重一个人即可。

这个人便是大夏的王,其余的人,他不需要尊重,也没必要尊重。

“十公主?”

这一刻,青云前崖上,除了大旭和叶平之外,其余人皆然震惊了。

他们有些不敢相信地看向夏青墨。

很快又不由看向叶平。

他们莫名觉得叶平是不是跟皇子公主有缘啊。

之前带了个晋国太子,现在又直接带来了一个大夏公主?

下次要不要直接把大夏皇帝也带来玩一玩?

面对着威武侯。

山崖上的夏青墨有些不敢直视。

但还是缓缓开口道。

“侯爷,我能不能晚些日子回去?”

夏青墨知道自己一定要回去,但她想晚点离开,等过些日子。

因为她很清楚。

回去面对的,又是高耸无比的围墙,冷漠无比的皇宫。

然而,威武侯的声音很快给予了回答。

“十公主,你没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毫无情感的声音响起。

天穹。

威武侯坐在紫玉麒麟之上,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大夏十公主。

一句话,说的很无情。

也道尽了夏青墨在大夏王朝的地位。

她是公主。

但却是最不得宠的公主。

一个注定要被政治联姻的公主。

所有人看向夏青墨,而夏青墨也看了一眼众人。

他们想要说什么,但却又说不出口。

然而,就在此时,叶平的声音忽然响起了。

“晚辈叶平,见过威武侯。”

叶平的声音响起,随后深吸一口气,看着威武侯道。

“此番公主遭难,被魔神教教徒追杀,慌了心神,不如让公主静待几日,免得落了伤回去。”

叶平开口。

他很客气。

因为这件事情,是夏青墨的家事,但叶平站出来说话,倒不是插手别人的家事,只是觉得威武侯有些不近人情,等几日回去,又能如何?

可紫玉麒麟上。

威武侯的声音再度响起。

“本侯说了,十公主,没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“你很好,救了公主,这件宝物,算是赏赐给你们的。”

“但,希望你清楚,她是公主,是大夏的凤凰,不要想太多,不然会给你带来麻烦。”

威武侯开口,依旧是不带任何一丝情感。

而且那言语当中,是那么的高高在上,又是那么的霸道。

甚至,威武侯都没有看叶平一眼,直接丢下了一块青色玉佩。

这是通灵宝玉,可以加速修练的宝物,价值连城。

“十公主,我不想耽误太长时间。”

下一刻,威武侯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可否道别一番?”

夏青墨的声音再次响起,无法多留几日,她想与众人好好道别。

“我最后说一遍。”

“十公主,你没有选择的权利。”

威武侯的声音依旧是那样无情。

这一句句话,让公主这个称呼,变得极其不堪。

场面很安静。

众人沉默。

威武侯没有任何一点情面。

对这个大夏十公主,除了称呼以外,根本看不出有一点尊重。

同时对叶平等人,也充满着漠视。

在他眼中看来,叶平等人,是地上的泥土,夏青墨是凤凰,凤凰沾染上了泥土,洗一洗便干净了。

而泥土想要一直黏在凤凰身上,那是痴心妄想。

他看的很明白,所以没有任何一点情面。

咔嚓。

只是,就在这时。

一道清脆的玉碎声响起。

这道声音,引来了威武侯的注意。

他用余光看了过去。

前崖上。

那块通灵宝玉,被叶平直接踩碎。

“不值一文的自尊。”

紫玉麒麟上。

威武侯眼中闪过一丝漠然。

在他眼中看来,叶平这个行为,就是不值一文的自尊。

将地上的通灵宝玉踩碎。

叶平缓缓看向天穹上的威武侯。

下一刻,他开口,声音很平静。

“仅是道别,都不可以?”

说实话,大夏威武侯带夏青墨回去,这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,再者也很正常。

可威武侯这般咄咄逼人,尤其是那句话,却让叶平有些不舒服了。

威武侯再强又能如何?

有青云道宗这些师兄们强吗?

“十公主,不要在耽误时间了,我不想用其他手段。”

威武侯的声音响起。

他没有回答叶平的问题。

而是让夏青墨不要耽误时间了,甚至言语当中,带着威胁。

然而。

就在这一刻。

一道淡然无比的声音,缓缓响起。

“谁在扰我清修?”

声音响起。

一时之间,引来众人瞩目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