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洪荒之昊天天帝

降雨

“降雨?”敖广道,“大圣不去取经,却是管这般小事?而且我虽能行雨,乃上天遣用之辈。上天不差,岂敢擅自来此行雨?”

“我因路过此方,见久旱民苦,特着你来此施雨救济,如何推托?”孙悟空道。

“大圣可是不知,我未奉上天御旨,二未曾带得行雨神将,怎么动得雨部?大圣既有拔济之心,烦请大圣到天宫奏准,请一道降雨的圣旨,请水官放出龙来,我却好照旨意数目下雨!”敖广道。

孙悟空闻言,只得回去禀明唐僧,随即之后便上了天庭中去。

“大圣!那里可是不该下雨,我时闻得别人之告说:那郡侯撒泼,冒犯天地,上帝见罪,立有米山、面山、黄金大锁;直等此三事倒断,才该下雨。”护国天王道。

孙悟空闻言不知此意是何,要见玉帝,天王见其不听,便让他进去。

昊天在瑶池仙境中,孙悟空一进天宫,昊天便感受到了,不禁摇了下头,笑了笑,一旁的瑶池见状,南天门今日乃是护国天王当值,一旁站着手持双锏的秦琼,“大圣何来?”护国天王道。

“为凤仙郡求雨而来!”孙悟空道。

“哼!无非是为求的那凤仙郡降雨罢了!”昊天道。

“那我出去替你看看?”瑶池道。

“不用了!我自己出去看看!”昊天起身向着凌霄宝殿走去。

“师兄为何发笑?”瑶池道。

“呵呵,那泼猴来了!”昊天道。

“孙悟空?他来干什么?”瑶池问道。

凌霄宝殿外,孙悟空见四天师正在门口,“大圣不去抱唐僧西天取经,来天庭作甚?”

“俺老孙因保唐僧,路至天竺国,见那凤仙郡无雨,郡侯召人求雨,老孙呼得龙王降雨,他说未奉玉帝旨意,不敢擅行,特来求旨降雨!”孙悟空道。

而在昊天走后,他却是没有发现,在瑶池身旁坐着的梓曦半天没有说话,好似在沉思算计着什么,“姐姐!我先走了啊!”梓曦道。

“哎!你先别.....”瑶池刚准备说话,但梓曦却是已经走了。

“陛下!外有孙悟空,因路至天竺国凤仙郡,欲与求雨,特来请旨!”四天师道。

“陛下!还请您降下一道旨来,给凤仙郡降点雨下来!”孙悟空一脸讨好的样子。

“你说的是哪郡守?你为他来求情?那厮在朕出行监观万天,浮游三界,驾至他的地方,见那上官,将斋天素供,推倒喂狗,口出秽言,有冒犯之罪,朕便立下三事,在于披香殿内,汝等四人引孙悟空去看,若三事倒断,即降旨与他,凤仙郡降雨,如若不然,休管闲事!”昊天道。

“哈哈!那里可不得下雨啊!”四天师道。

“甭说这般,你先带我去见玉帝!”孙悟空道。

见孙悟空不听,四天师便带着孙悟空往凌霄宝殿去。

“此何意也?”

“那郡守触犯了上天,玉帝立此三事,直等鸡了米尽,狗舔面尽,灯焰燎断锁梃,那方才该下雨。”

孙悟空大惊失色,再不说话,走出披香殿,满面羞色。

孙悟空闻言没有大皱,随即四天师带着孙悟空出了凌霄宝殿,往披香殿前去。

几人到披香殿里看时,见有一座米山,约有十丈高下,一座面山,约有二十丈高下,米山边有一只拳大之鸡,在那里紧一嘴,慢一嘴,那米吃,面山边有一只狗,在那里长一舌,短一舌,不紧不慢的舔面吃,左边悬一座铁架子,架上挂一把金锁,约有一尺三四寸长短,锁梃有指头粗细,下面有一盏明灯,灯焰儿燎着那锁梃。

孙悟空回头问四位天师,郡守闻言慌得跪伏在地,“你那天为何推到贡品?还不从实招来?”孙悟空又道。

“三年前我献供斋天,因妻不贤,恶言相斗,一时怒发无知,推倒供桌,泼了供品,果是狗来吃了,却是没想到竟然这般,无怪我一时神思恍惚,竟然是上天见罪,遗害百姓,还请您多多帮助!”郡守道。

也不在说别的,出了南天门去,遇见了护国天王,也不再多说,径直往凤仙郡飞去,看的护国天王大笑不已。

等到见了郡守,郡守来问,“只因你这厮三年前冒犯了玉帝,致使此间黎民有难,玉帝不肯降雨!”孙悟空道。

“谨遵长老之意!”郡守磕头道,当即便启建道场,写发文书,申奏天地三天。

却说凌霄宝殿中,“想拿孙悟空一定会带着猪八戒上天来,哼!不过我也给捉弄一番!”昊天心道,原本那披香殿中的米面山都变作取之不尽无尽的那种。

“哼!你却是不知,那披香殿立一座米山,约有十丈高下,一座面山,约有二十丈高下。米山边有拳大的一只小鸡,在那里紧一嘴,慢一嘴的那米吃,面山边有一个狗,在那里长一舌,短一舌的那舔面吃,左边又一座铁架子,架上挂一把黄金大锁,锁梃儿有指头粗细,下面有一盏明灯,灯焰儿燎着那锁梃,直等那鸡米尽,狗面尽,灯燎断锁梃,这里方才该下雨!”孙悟空没好气道,顿时又想起自己夸大丢人的样子,着实丢人。

“还请长老助我一助!”郡守道。

“你若回心向善,趁早儿念佛看经,我便替你在上天去,如若不然,性命不能保!”孙悟空道。

“陛下!”一众神仙下拜道。

“孙悟空!朕见你为民造福之心,就恩准凤仙郡降雨!”昊天道。

“好!多谢陛下!”孙悟空道。

果不其然孙悟空带着猪八戒上天,猪八戒变作大猪,但却是无论如何也将米面山吃不完,甚至猪八戒都给撑饱了。

弄的孙悟空也是灰头土脸,“好了!孙悟空!”见两人吃了苦头,昊天叫道。

“师兄处理好了吗?”瑶池道。

“哼!若不是有那孙悟空求情,我定然让凤仙郡遭受大难!”昊天道。

“师兄仁慈,不与他们计较!就莫要烦心了!”瑶池到了昊天身后,揉了揉昊天太阳穴,捏了捏肩膀。

随即差邓、辛、张、陶,帅领闪电娘子,与孙悟空下界降雨去了。

顿时凤仙郡乌云阵阵,雷声滚滚,顷刻之间,又有大雨骤降,郡守见状大喜,多次谢过一众神仙。

而在凌霄宝殿中方的昊天在孙悟空走后便去了瑶池仙境,此时只有瑶池一人,不见了其他人,“嗯!”昊天闭上眼睛享受片刻,一把拉过瑶池过了,“既然是我都想享受了半天,也该让你享受享受了!”昊天邪魅一笑。

“哼!真坏!”瑶池娇羞不已。

......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